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好易小说 >> 盗墓笔记续9 >> 第237章 分手

等我醒来的时候,依旧是住在老寨长的家里,胖子躺在床上呻吟,道:“骨头的散了,不行,爬不起来了。”我身体也不好受,身上缠满了绷带,一跳一跳的往外跑,依稀可以听见外面的风雨声。

闷油瓶坐在门槛上,一直盯着前方,也不知在看什么,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山寨里,不知何时堆了很多白色的灵花,就是家里死人时贴的那一种,由于外面风雨太大,贴着的灵花全部被打湿了,黏糊糊挂在木制的房门上。

难道有谁去世了?

雨依旧没有停,甚至在这里,都可以听到洪水与山石滑坡的声音,夹杂在一起,让人耳心发麻。

我在闷油瓶旁边坐下来,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其它的人家。由于下雨,寨子的空地里没有,不过大多紧闭窗户,只敞开了大门,家里的小孩子在门前跑来跑去,偶尔冲到雨水里玩闹。

看了半天,我问道:“这雨什么时候能停?”

“三五天,雷还没停,那东西还没走出去。”闷油瓶淡淡道。

我看着躺着床上的胖子,心烦意乱,将那颗灰色的‘仙丹’摸了出来,这玩意在我身上带了一天,但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最后我问闷油瓶:“这东西能不能救胖子?”

闷油瓶将珠子捏在手里,两根手指十分灵活的转动着,片刻后,他道:“你留着,把他送医院。”

医院?

我一时没反映过来?心说把胖子送医院去有什么用?难道医院还能解尸斑毒?

大约是看出我的疑惑,闷油瓶难得主动开口,道:“历史永远在向前发展,现在的医院可以治疗。”我一听闷油瓶淡定的语气,顿时就不淡定了,高兴的蹦起来,冲到胖子床边,一拳就捶到他肚皮上,笑骂道:“感谢你老娘把你生在二十一世纪。”

胖子痛的嘶了一声,咂咂嘴道:“还要感谢为医学事业献身的革命先烈,这才对嘛,咱们不能总被古代人耍的团团转,这尸斑毒再怎么厉害,也是战国的玩意儿,该淘汰的还得淘汰,老胡他思想……”胖子猛的住了声,打了个哈哈,道:“小哥知道的这么清楚,问问该去哪家医院。”

我干笑一声,顺着胖子的话转移话题,问门口的闷油瓶:“小哥,你有没有推荐的医院?”问完,我又觉得是白问了,闷油瓶虽然恢复了记忆,但还有一些格盘空白区,对于现代医院,我估计他出门都找不着北。

闷油瓶转过头,淡漠的神情带了些无奈,叹道:“都可以,但水还没有停。”

这一句话,顿时让我懵了,我仔细一算时间,冷汗就下来了。

距离胖子中尸斑毒,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天时间,按老胡的说法,中毒后七日就会暴毙,那么也就是说,胖子还剩下五天时间,而我们此刻所处的仙桃山,由于走蛟涨水,已经完全被孤立起来,就像是汪洋中的一座孤单,如果水不停,我们根本就没办法离开。

先前闷油瓶已经说了,需要三五天的时间才会褪水,如果三天到也罢了,我们可以冒着泥石流的风险往山下冲,但如果是五天,那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了。

说完,闷油瓶又转头去看天,淡漠的神色,眉头却微微皱着,显然,他一醒来之后就在关注天色的变化,他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也在为胖子的事情做打算。

胖子也明白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叹道:“天真,胖爷要是真暴毙在这里,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我急的汗都出来了,闻言更是心酸,道:“咱们兄弟还客气什么,有事你说,我赴汤蹈火、拼了命也给你办。”胖子闻言,眼泪差点出来,道:“胖爷果然没白疼你。”说完,又道:“等我死后,你记得把我的遗体带出去,千万别把我留在这里,我没脸见他。还有……把我葬在云彩边上,胖爷想她。”

我一边听一边点头,点着点着我就觉得不对劲,他娘的,人还没死,怎么这么晦气。

这时,闷油瓶突然啧了一声,似乎对于我们俩交代遗言感到很无语,他从门槛上站起来,眯着眼道:“雨停了。”

胖子一顿,如同枯木逢春一样,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冲到门口往外看,果然,雨停了,而且连雷声也小了。

“那畜生游到长江里去了?”胖子道。

“应该是。”我点了点头。

闷油瓶转头,道:“事不宜迟,明天走。”

现在虽然止住了雷雨,但洪水至少要明天才会褪,而且山间土石松软,发生泥石流的几率太大,今天肯定是走不了。我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整个人就跟打了场生死仗一样,一屁股坐到了门槛上。

山里的生活很无聊,别说电视,连个电灯也没有,当天晚上,通过跟老寨长的闲聊,我知道了死者是谁。死去的是赵旺的父亲,据说赵旺失踪后,他父亲终日以泪洗面,昨天凌晨,不知为何,在睡梦中一命呜呼了,第二天才被人发现。

老寨长问我们进山有没有遇到赵旺,我想了想道:“没有。”

老寨长叹了口气,望着鬼雷山的方向,道:“唉,但愿那孩子没事,那山塌了。”接着,他没再吭声,盯着鬼雷山所在的方位看了很久,浑浊的眼神逐渐遥远起来,似乎在回忆什么事情,许久之后,睡着了。

赵旺父亲的灵堂就停在寨子里,当天晚上,我拉着胖子去灵堂守夜。那口劣质的黑木棺材前,点了一盏长明灯,灯前放了张黑白老照片,照片里的人特别年轻,跟赵旺很像,估计也才二十多岁出头,山里的人没怎么照相,据说这张照片,还是赵旺他爹年轻时候照的。

长明灯在夜风中忽明忽暗,老寨长说,本来是打算送进乱坟沟的坟园里,但突然发了大水,就耽搁了,我拉着胖子跪下,想了想,对着棺材道:“老人家,我是你儿子的老板,我估计,你现在已经跟他重逢了,具体事宜,你儿子应该已经告诉你了,麻烦帮我给他带个话:就说我和胖子谢他,以后你们有什么需要,让他随时托梦给我。”

说完,我觉得自己说不下去了,灵堂前摆了一本破旧的经书,在川蜀地区,人死后,要有亲人念经送魂,我跪在棺木前读经文,一读就是大半夜。

这篇经文,我为很多人读,期间,我也想了很多事情。

三叔曾经说过,一但干了这一行,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将来会遭遇什么事情,甚至永远无法预料,自己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一直想着,不管怎么样,至少我不会去害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凭良心做事,问心无愧。

但这一次,我有亏,而且亏的很厉害,如同一根毒刺,再也拔不掉。

直到这一刻,跪在黑色的棺木前,听着胖子念经的声音,听着巫山里呼啸的山风,我才深深理解了三叔那些话的含义,甚至理解了他当初为什么会强烈的阻止我,如果再这条路上成才,需要付出那么多鲜活的生命,甚至背叛自己的良知,我宁愿像我爸一样过一辈子,可惜,现在已经回不去了。

期间,胖子一直很沉默,他念经比我顺畅,大概如他所说,前半辈子亏心事做多了,所以念的很熟。我们跪在黑色的棺木前念经,艰涩乏味,但怎么都觉得不够,许久之后,坐在门框上得闷油瓶看了看天色,走到我们跟前,道:“明天出发,回去休息。”

胖子睁开眼,眼眶发红,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抹着眼角的眼泪,道:“明儿个早起,睡吧,心意到了就行,咱们也不是专业的和尚。”

我看他眼睛都哭肿了,还死要面子,盯着他看了半晌,认真道:“胖子,你以后还下斗吗?”

胖子打哈欠的动作顿了顿,也认真的对我说道:“天真,不下,再也不下了。”说完,他看向鬼雷山的方向,眯着眼道:“胖爷钱也赚够了,有这功夫,不如去找个媳妇,去国外旅游。”

我没再说什么,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就向老寨长告辞,小花不同意,说现在下山太危险,山里土质都被泡松了,容易遇到泥石流或塌方,他认为要下山,至少还要过个三四天。

“我知道很危险,但是我们时间不多了。小花……”最后我想了想,终究什么也没问,说道:“带我向她问好。”

小花没回答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决,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最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很好,长大了。”

我苦笑一声,揍了他一拳,道:“他娘的,你才比我大几岁。”如果是以前,就凭他和陈文锦之间的关系,我都不会轻易放弃这条线索,但此刻,我什么都不想问了。

文锦明显已经处于尸化状态,应该还保留着意识,但估计也撑不了多久,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找到小花,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合作关系,亦或者,真如同小花所说,只是让她余下的时间过得安稳一些。

现在,我已经不想去了解,甚至有一种想逃脱的冲动,这个漩涡太大了,我身边死去的人已经太多了,如果真相需要付出如此多得代价,那我就‘长大’吧。

紧接着,小花嘴角一钩,笑了笑,道:“有空来北京玩。”最后他吩咐了一句,道:“去给三爷准备东西。”片刻后,狗腿中年人给我打包了一个包裹,里面从食物到一些应急医药应有尽有,足够我们三个人的量,由于我和胖子受了伤,闷油瓶接过了装备背在自己身上,我们三人在寨民的目光中,走上了泥泞的山路。

出山的过程,实在不想多说,一路上全是泥泞的山路,石头都松动了,一踩就打滑,甚至还遇到了好几次小面积塌方,但我好歹是学建筑出身,对于地基稳固的判断比较深刻,遇到比较危险的地方,都带着他们绕过去了。

大部分时间,都是闷油瓶在前面开路,等我们下到山脚时,巫峡下游的水依旧暴涨,水势翻腾,江面上没有一艘船,只有对岸简陋的码头上,有几只竹筏,竹筏上有两个人,似乎正在打捞东西。

胖子冲对岸吼了一句:“兄弟,我们要过河。”

那两人停止了打捞的动作,似乎再商量什么,片刻后,其中一人喊道:“水太大,缓一缓,你们等着吧。”

“靠。”胖子骂了句,一屁股坐在沿岸的石头上,从装备包里摸出吃的啃,我们直等到下午,水势稍缓,对岸的两人才撑着筏子把我们渡过去,本来我打算直接回杭州,但胖子的情况不容乐观,因此我们出了县城,便陪着胖子直接杀回北京,在闷油瓶的指导下,挑选了北京军医院入住。

那医生一见胖子身上的东西,立刻大惊,满口专业术语,大意是说胖子得了一种罕见的病症,很可能是感染了一些病毒,造成皮下血管病变,形成了类似尸斑一样的东西,接着便是专家会诊,虽然麻烦,但还是搞出了一套治疗方案,医生说要住一个多月的院。

我松了口气,跟闷油瓶都在医院住下,我们身上都受了伤,干脆跟胖子住进了一个病房,闷油瓶很快恢复了活力,胖子于是将钥匙扔给闷油瓶,让他先到自己的院子住下来,等我出院再说。

我比胖子出院快,一周的时间就活蹦乱跳,当天去跟胖子告别,让他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胖子什么也没说,盯着我看了半天,又重复道:“以后胖爷不下斗了。”

我想了想,道:“我也不下,小哥我会看住他,争取不下斗。”胖子呸了一声,突然把我拉近,低声道:“小哥就交给你了,你自己小心。”

我明白胖子什么意思,这件事,还没有完。

我拍了拍胖子的手,道:“我懂,你放一百个心。”

由于闷油瓶没有身份证,我们只能坐火车回杭州,到我的铺子时,是十月的最后一天,三十一号。我下意识的算了算,离路人甲和二叔所说的两个月,还有十多天,时间应该在十一月十一号至十一月十五号之间,那三天,将会是一切的关键。

我静静的等候,心里很平静。

回去后,我和闷油瓶过了三天很腐败的日子,吃了睡,睡了吃,直到第四天下楼,看见在楼下收拾的王盟,这种腐败的日子才结束。

喜欢盗墓笔记续9请大家收藏:(www.haoetv.com)盗墓笔记续9好易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盗墓笔记续9最新章节 - 盗墓笔记续9全文阅读 - 盗墓笔记续9txt下载 - 邪灵一把刀的全部小说 - 盗墓笔记续9 好易小说

猜你喜欢: 我老爹是阎王爷午夜中介所最后一个摸金校尉迷离档案渡灵异事肉粽客阴阳刺青师我当狗子那些年我爱上了一具女尸阴阳鬼术殓骨人我下边有人乌龙阴阳师超级恶灵系统青灯夜语之金坑诡事魔临重生香港之尸修死人经超级阴阳眼灵棺夜行送棂捉鬼红包群东北招阴人入侵黑暗吃鬼的男孩厉鬼的108种吃法
完本推荐: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全文阅读花都逍遥医仙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蛮荒沧狼全文阅读驭房有术全文阅读以爱情以时光全文阅读你曾是我唯一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主角猎杀者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冥婚霸宠: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全文阅读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直死无限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悍妻当道全文阅读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全文阅读冷情总裁强占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级农场通幽大圣都市剑说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超级医生在都市极品奴才金色绿茵独步成仙君少心头宝,夫人哪里跑造化神宫狂暴武魂系统永恒圣帝女帝玩转时尚圈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在诸天实现愿望超品小农民楚氏赘婿绝世武魂轮回大秦之魂一卡在手太古龙象诀无限武道传变臣透视医圣我震惊了全世界1627崛起南海超感应假说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生死契:诡探实录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盗墓笔记续9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盗墓笔记续9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盗墓笔记续9txt下载手机版 - 邪灵一把刀的全部小说 - 盗墓笔记续9 好易小说移动版 - 好易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