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好易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641章 640如愿

第641章 640如愿

“可以可以!”何于申连连点头道。

何于申再次举起了惊堂木,正要宣判,却被又一个焦急的女音急匆匆地打断了:“等等!我有话要说!”

说话的正是封太夫人。

拦着封太夫人的衙差请示地朝端坐在公案后的何于申看了一眼,见何于申挥了挥手,就收起风火棍,让封太夫人走进了公堂。

封太夫人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叹了口气,对着前方的安平道:“安平,事已至此……阿炎怎么也叫了我十几年的祖母,也上了封家族谱,就是封家的人了。”

封太夫人勉强维持着端庄慈爱的样子,自以为这番话说得很大度,在心里宽慰自己:江氏说得是,现在封炎已经是其次,关键是端木绯。

封预之还在气头上,听封太夫人这么一说,脸色发青,喊道:“娘……”

“预之,你别赌气!”封太夫人硬声打断了儿子。这次的事封家已经吃了大亏,怎么也要保住端木绯!

外面那些围观的人谁也没想到封太夫人会是这番态度,多是面露惊色,有的人感慨这位封太夫人真是有情有义;也有人方才还听到封太夫人低声骂着要把安平、封炎母子赶出封家,心里奇怪这才一眨眼的功夫,这位封太夫人怎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时,端木绯忽然低低地“呀”了一声,吸引了公堂上众人的注意力。

涵星转头朝她看去,挑了挑眉,就见端木绯咬了咬下唇,一脸为难地说道:“阿炎身世不明,我还是回去叫祖父取消婚约吧。”

知端木绯如涵星当然知道自家表妹肯定不会因为身世什么的就抛弃炎表哥,双眸微微张大,感觉又有好戏可看了。

涵星知道,封太夫人却是不知道,脸色瞬间就僵住了,脱口道:“不行,不能取消婚约!”

封太夫人一颗心直坠急下,心凉如冰。

是啊,首辅府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无父无母、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野种做女婿!

况且,当年皇帝赐婚,赐的也是封家嫡长子,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就算端木家悔婚,也不算是抗旨不遵!

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封家还要留着封炎这个野种干什么?!

安平看看封太夫人这副脸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红艳的嘴唇一勾,淡声揭破了封太夫人的意图:“封家不是舍不得阿炎,是有利可图吧!”

安平这么一说,那些旁观的人一下子就自觉悟了。

是啊,听说这位端木四姑娘那可是堂堂首辅家的姑娘,这封家要的怕不是封炎这个与封家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而是为了封家与端木家的这桩亲事。

这封家人还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那些围观的百姓看着封家人的眼神越发轻蔑,有其母必有其子,这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寻常百姓不知道端木绯与岑隐的那层关系,何于申却是心头雪亮,知道封家真真惦记的怕是端木绯身后的岑隐!

何于申看破不说破,只捡着能说的说:“封太夫人,你们封家若真在乎封炎,就不会出钱找人毁他名声。”

何于申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一记惊堂木拍下,就有几个衙差把四个形貌各异、神情惶惶的男子押了上来,这四个男子正是方才在公堂门口煽风点火的四人。

也不用衙差们动手,这四个男子就纷纷跪在了大堂的地上,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看,嘴里喊着“青天大老爷饶命”、“小的知错”云云的话。

“啪!”

何于申又拍了一下惊堂木,这一次,拍得震天响。

“公堂上不许喧哗!”

何于申一声呵斥,四个男子吓得脸色更白,皆是噤声。

何于申冷声质问道:“说!你们几人方才为何要在公堂门口大放阙词,辱安平长公主殿下母子的名声?!”

话音落下的同时,那些衙差们就以风火棍敲击地面,发出威吓的声音。

公堂外的江氏脸色霎时一白,暗道不妙。她为了不留下线索,没敢用府里的下人,而是让人从外面找了些地痞。

跪在堂中的四个男子吓得魂都快没了,这普通的百姓哪有不怕见官的,跪在最右边的那个瘦巴巴的灰衣青年立刻喊道:“大人,我……小人招!是封家,是封家的人拿了一百两银子收买了小人几个,让小人几个到公堂外胡言乱语,煽风点火,好坏了长公主殿下的名声!”

他一开口,其他三人也纷纷附和道:

“青天大老爷明鉴!小人也就是拿银子给人办事而已!”

“小人知错了!”

“小人以后不敢了!”

这四人一边说,一边连连磕头,没几下就把额头磕得一片青紫。

堂外的那些百姓和学子还记得这四人,此刻方知原来这四人竟然是封家收买来造势的。

想起刚刚自己也差点被这些居心叵测之人煽动,不少人都觉得有些羞愧。

此刻,他们再看向封预之,心中的嫌恶之情更盛,这个什么驸马爷根本就是一个厚颜无耻、趋炎附势、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还站在公堂中的封太夫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只觉得颜面尽失,如石雕般僵立原地。她心里既怨端木绯,又迁怒江氏没把事办好,这下,封家可真是面子里子全部都丢光了!!

这个江氏口口声声不会有问题,现在呢?!这都办成什么样了!

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就算自己再坚持说自家舍不得封炎,恐怕也没人肯信了。

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安平悄悄地端木绯眨了下右眼,一双凤眸璀璨生辉。这小丫头真机灵!

何于申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只当做没看到。

他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又拍了下惊堂木,道:“此案已经一目了然,本官在此宣判安平长公主殿下与封预之和离,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长公主之子封炎随长公主殿下改姓‘慕’,与封家再无关系!”

何于申令师爷把上次封预之已经签了名的和离书呈给了安平,让安平签字后,一式两份,安平和封家各留一份,并在京兆府中的档案中备了案。

尘埃落定。

安平垂眸看着那封和离书,眸底闪闪烁烁,有些复杂。

等了十八年,这才终于等到了这一日,以后,阿炎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姓“慕”了。

何于申看看端木绯,又看看安平,感觉这两位似乎都很满意,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又道:“来人,把封预之带下去!”

所谓的“带下去”就是要把封预之拖下去关回大牢去。

两个衙差立刻就领命,当他们一左一右地钳住封预之的腋下时,封预之这才回过神来,挣扎着道:“干什么?!你们放开我!”

封太夫人也急了,试图阻拦:“你们要干什么?!为什么还要把预之关起来?”封太夫人心里对江氏更是不满,她不是说预之今天就可以放出来吗?

那两个衙差根本不理会封太夫人,继续把封预之往堂外拖……

封预之挣扎得更厉害了,原本就有些松散的发髻披散了下来,蓬头垢面。

封太夫人看着这一幕,更心疼了,脑子里乱哄哄的一片,她到现在还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今日在公堂上发生的这一切完全都超出了他们原本的计划。

他们今日非但一无所获,而且还血本无归,以后他们封家要成为整个京城的笑话……

不该这样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

“端木绯!”

封太夫人双目赤红地看向了端木绯,抬手指着她斥道:“你言而无信,你明明答应了,为什么又不做!”

“……”端木绯一脸莫名地看着封太夫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干脆就事论事,“封太夫人,朝廷做事,自有律法为凭,与我何干?!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是非对错自有何大人来裁定,哪是我一个小女子可以置喙的!”

端木绯目光清亮,一派义正言辞。

周围的那些学子们皆是频频点头,面露赞赏之色,觉得这位端木四姑娘不愧是首辅家的姑娘,落落大方,言之有物。

“你……你……”封太夫人狠狠地瞪着端木绯,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想说江氏不是已经说服了端木绯吗。

话语间,封预之被那两个衙差粗鲁地拖了下去,他的嘶吼声也随之远去,公堂内登时就安静了不少。

“封太夫人,”何于申锐利的目光如利箭般射向了封太夫人,质问道,“你收买唆使地痞流氓诽谤长公主母子,还有什么话说?!”

“……”封太夫人再次惊住了,再也顾不上端木绯了。

何于申又重重地敲了下惊堂木,步步紧逼道:“你,还不速速招供!”

“是我!是我干的!”

这时,一个中等身量、穿铁锈色褙子的嬷嬷蒙头冲了进来,直接跪在了封太夫人的身旁,对着公案后的何于申喊道:“何大人,收买这些地痞的事是我家太夫人无关,这一切都是小人所为!”

“何大人,都是小人看不惯安平长公主殿下嚣张跋扈,才会偷偷出手想教训长公主殿下一番。我家太夫人完全不知情!”

那嬷嬷卑微地匍匐在地,以额头抵着地面,俯首认罪。

封太夫人感激地看了嬷嬷一眼,心里觉得江氏什么的还不如她身旁的一个管事嬷嬷忠心耿耿。

何于申迟疑了,指腹在惊堂木上摩挲了两下。他知道这样安平肯定不会满意的,而且也不知道端木四姑娘是什么态度。

但是,照理说,既然都有人认罪了,就该结案了。

“绯表妹,”涵星凑到端木绯耳边,与她咬耳朵,“你看,这一看就是下人为了给主子脱罪,以为别人都没长眼睛吗?”

端木绯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没错没错。跟戏文里演得一般无二,我记得至少在七八部戏里看过差不多的戏码。”

“是啊。”涵星笑眯眯地附和道,“最近九思班刚开的一出戏不就有差不多的剧情?哎,老套死了,这九思班实在该考虑换一个人来写戏本子了!”

两个小姑娘说话的声音不响但也不轻,公堂上的很多人都听到了,封太夫人当然也听到了,布满皱纹的老脸就像是被人当面甩了一巴掌似的,脸色很不好看。

指桑骂槐!这两个丫头分明就是指桑骂槐!封太夫人死死地攥紧了手里的佛珠串。

跪在地上的那嬷嬷连忙申明道:“是小人!一切都是小人所为,与我家几位主子没有一旦干系!”

那些围观的百姓与学子其实也能看出这其中的猫腻,毕竟这种下人替主子背锅或者下属替长官担责的事无论是在朝堂上还是在民间,都不少见。

就这么让封家人逃过一劫也委实是让人觉得不公。

可是没有证据,这里又有人认罪,何于申思来想去,也对这种状况束手无策,心里暗暗叹气,只能准备判了。

何于申不知道第几次地举起了惊堂木,就在这时,公堂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跟着,就听一个尖细的声音没好气地喊着:“让开!都让开!”

那些聚集在公堂门口的百姓被人驱逐到两边,让出一条道来。

只见一个年过旬三旬、形容枯槁的青衣內侍带着一个圆脸小內侍朝着公堂方向来了。

那些衙差全都不敢拦着他们,任由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了公堂中央。

青衣內侍背手而立,面庞上面无表情,双目中寒芒如电,看着公案后的何于申淡淡道:“何大人,督主让咱家来看看,这是审到哪儿了?”

那些百姓虽然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但是看他做內侍的打扮,心底猜测他是不是宫里的贵人派来的。

何于申当然认得这青衣內侍乃是东厂掌刑千户曹由贤,曹由贤可是岑隐的亲信,京中的官宦人家又有谁人不知,封太夫人自然也知道,心里咯噔一下。

何于申咽了咽口水,心中暗道:这事怎么惊动督主了?!难道是因为端木四姑娘!?

何于申神情复杂地看了正笑吟吟地与涵星咬耳朵的端木绯一眼,默默地把手里的惊堂木放了回去,在心里对自己说,他必须要好好表现表现了。

“曹千户,”何于申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回道,“有人挑唆几个地痞,方才在公堂外造谣生事,意欲坏安平长公主殿下与封……咳,是慕公子的名声……”

何于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封家的管事嬷嬷站出来认罪的经过都一一地说了。

曹由贤淡淡地朝跪在地上的那个嬷嬷看了一眼,心头一片雪亮。他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下人要替主子认罪呢!

曹由贤抬手指向了封太夫人,理所当然地说道:“还审什么审,把人抓起来不就完了!”

“……”何于申眼角抽了抽,大概也唯有东厂敢这么说了!

封太夫人双目瞪圆,不敢置信地看着曹由贤,脱口道:“你敢!”

曹由贤嗤笑地勾了勾唇,抬手掸了下肩头根本就不存在的尘土,不耐烦地催促何于申道:“动作快点!”

何于申只觉得额头一阵阵的抽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想说没证据,然而,他的话还没出口,封太夫人就已经扯着嗓门对着曹由贤嚷了起来:

“你有什么证据,凭什么把我抓起来!这可是天子脚下,有王法的!”

“我们封家可是百年勋贵,世袭的诚意伯!”

封太夫人把下巴昂得高高,仿佛一头咯咯叫个不停的老母鸡似的。

“证据?”曹由贤扯了扯嘴角笑了,那阴阳怪气的笑容让人看得心里发寒,“要证据还不简单?!正好咱家现在闲着无事,一会儿就让小的们去封府坐坐。”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何于申、封太夫人与江氏听着都是心里一惊,心惊肉跳。

这哪是去坐坐啊!

东厂要是一去封家,岂不就是抄家了?!

想到了这些年,京城里那些被东厂抄过的府邸,满堂陷入一片死寂,封太夫人眼角一跳一跳。

这哪家哪户没点见不得光的阴私,东厂想抓人把柄还不简单。

本来也就是一件小事,不过是收买地痞辱骂安平大长公主罢了,罪不及死,可要是东厂一去,找到点什么,说不定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祸了!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封家干干净净,东厂想折腾,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嘛!

何于申表情微妙地看着曹由贤,心道:这东厂无论说话还是行事果然是狠!

封太夫人的心都快要揪起来了,脸色发白,这整个大盛朝谁没听过东厂的赫赫威名,谁又敢让东厂去家里走这么一遭?!

见封太夫人支支吾吾的样子,公堂外的一个年轻学子拔高嗓门叫了起来:“封太夫人,你们封家要是无愧于心,有什么不敢让人去查的!”

“就是就是!”

“别是心中有鬼,不敢让人去查吧!”

另外也有几个学子你一言我一语地附和着,把封家鄙夷了一番。

封太夫人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江氏这一会儿也完全惊住了。

她自认智谋过人,一切的安排也都是妥妥当当的,谁能想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一步。

她敢让东厂抄家吗?

她当然不敢!

但是若太夫人真的被问罪,那么今日这一遭,封家可就输得颜面全无了。

江氏下意识地看向了端木绯。谁都知道,仗着岑隐的偏宠,东厂上下对端木绯恭恭敬敬,只要端木绯说一句话,这件事也就能了了。

端木绯也注意到了江氏的目光,冲她甜甜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一副天真可爱、人畜无害的样子。

如江氏所愿,端木绯开口了,娇俏地说道:“曹千户,你这主意真不错!”

曹由贤扯出了一个殷勤的笑容,拱了拱手道:“四姑娘多奖了。”他似乎极不上擅长微笑,笑得比哭还难看。

他身边圆脸小内侍低眉顺目,心中暗道:千户还是别笑了,免得吓着了四姑娘。

曹由贤再次看向了前方的何于申,用尖细的声音说道:“何大人以为如何?”他轻描淡写地说着,仿佛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何于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赶紧道:“卓氏,你可认罪。”

封太夫人的脸色一片煞白,没有一丝血色,她已经被逼到了进退两难、走投无路的地步了。

她要是不认罪,就是等着东厂去抄家。

她要是认罪,她都这把年纪了,难道要去受那牢狱之苦吗?

“我……我……”

封太夫人结结巴巴地说了两个字,突然两眼一翻,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太夫人。”跪在地上的嬷嬷连忙去查看封太夫人的状况。

“母亲!”

公堂外的江氏拎着裙裾试图冲进去,却被两个衙差以风火棍挡下了。

衙差毫不懂怜香惜玉,不客气地把风火棍一推,江氏踉跄地往后退了一步,幸好她的嬷嬷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她。

江氏眉头紧皱,手足无措地站在公堂外。

下一瞬,就看到公案后的何于申重重地敲响了惊堂木,朗声道:“封卓氏挑唆收买地痞,辱骂安平长公主母子,罪证确凿,依《大盛律》,当处枷号一个月发落……”

这字字句句全都清晰地涌入到了封太夫人的耳中,封太夫人原本只是装晕,想着现在先把这件事含混过去,却不想事情再一次失控了……

一瞬间,封太夫人感觉周围的空气好像被人抽空了,胸口传来一阵强力的窒息感,似有一口气梗在了那里。

她眼前一黑,意识彻底被黑暗笼罩,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把人带下去!”

何于申可不管封太夫人是真晕还是假晕,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两个衙差带上了一具木枷,套到了封太夫人的头上,又粗鲁地把她好似麻布袋似的拖了下来。

接下来,那四个地痞流氓也被一一判了刑。

何于申见曹由贤没说话,想来对自己的判决还算满意,心里松了一口气,拍着惊堂木道:“退堂!”

这两个字落下的同时,也代表着这场闹剧结束了。

外面围观的那些百姓也开始陆陆续续地散去了,不少人言语间还有几分意犹未尽。

江氏直愣愣站在公堂大门口,脑子里混乱如麻,几乎无法冷静地思考,攥紧了手里的帕子,心道:这端木纭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难道不担心自己把她那些见不得人的丑事说出去吗?!

这等丑事一旦被外人知道,她必定会声名扫地,怕是会被端木家送去庵堂青灯古佛一辈子!端木纭真的不怕吗?!

先不管端木纭……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呢?!

江氏眸光一闪,飞快地抬手扯了下身旁的老嬷嬷的袖口。

老嬷嬷是江氏的奶嬷嬷,对主子的心意最了解不过,唉声叹气地咕哝道:“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哎,长公主殿下未免也太……”

“夫妻和离和离,本就是以和为贵,闹成这样……哎!”

老嬷嬷的每一句都是欲言又止,每一句也是意味深长,引人多想,语外之音就是在说安平既绝情,又会闹腾。

一旁几个还没离开的学子也听到了,朝江氏与那老嬷嬷看了过来,目露鄙夷之色。

“长公主殿下光明磊落,坚如磐石,韧如蒲草,哪是尔等这等无知卑劣的之人可以抹黑的!”

“不错,安平长公主殿下不愧是崇明帝的胞妹,有乃兄之风!”

听这些人对安平格外推崇的语气,江氏心凉如冰,知道大势已去。想要借着这些迂腐的文人学子造势看来是不可能了……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haoetv.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好易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好易小说

猜你喜欢: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重生之田园帝师重生最强女帝天降萌妃:皇叔,宠翻天!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庶女攻略重生空间守则倾世绝恋:腹黑神医妃欢喜记事旺夫九福晋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药农毒妃:田园宠夫忙盛世独宠:狼性王爷,你好坏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重生之温婉阿莞掌欢嫡女重生记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神医嫡女神医凰后战帝宠入骨:娘娘太撩人权臣闲妻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完本推荐: 超级军工霸主全文阅读青梅初长成:腹黑竹马咬一口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妙手心医全文阅读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全文阅读龙珠之双生子全文阅读前妻,别来无恙全文阅读绝品保镖全文阅读海贼:厌世之歌全文阅读网游之奴役众神全文阅读BOSS来袭:娇妻躺下,别闹!全文阅读疯狂解读器全文阅读综艺娱乐之王全文阅读书籍供应商全文阅读重生贵妻:帝少的心尖宠全文阅读位面游轮全文阅读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全文阅读后来偏偏喜欢你全文阅读最强基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网游之护琴计划重生嫡女有空间御鬼者传奇星际之全能进化科技图书馆穿越从斗破开始天命相师吞天龙王王者风暴重生八零:娇俏农场主我的末世领地镇尸灯侯府商女星际淘宝网重生之田园帝师大戏骨娱乐圈如此美好永恒圣王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天命凰谋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穿梭时空的侠客重生之军嫂追夫记都市绝品仙医云笈七剑烟云错落烬白衣清妾这个地球有点凶刀叩诸天英雄联盟之寒门崛起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好易小说移动版 - 好易小说手机站